授課教師 吳俊業 – 柏拉圖對話錄選讀
同學 文譯瑱
作品名稱 說明太陽比喻與線條比喻欲闡明的道理
作品類型 個人報告
作品概述 在《理想國》第六卷的後半部,柏拉圖提出太陽比喻以及線條比喻,類比地說明善自身。在該編章中,蘇格拉底承認他無法直接以理性辯證的方式論述善自身,而只能仰賴於間接的類比說明。在本文中,我將先說明此兩種比喻的意義,再提出我個人詮釋的三個觀點。

教師推薦語:
  柏拉圖《理想國》將理相理論發展同一個內容豐富的哲學思想體系,當中包含知識論、形上學、倫理學、政治哲學、教育哲學、乃至美學等面向,對於這個龐大架構的「拱心石」──善的理相 (Idea of Good)柏拉圖卻明言無法以其一貫的方式,進行充份的哲學論證,而只能以比喻的方式說明,由此在《理想國》卷六卷和卷七提出了著名的三大比喻,歷來皆為柏拉圖研究的詮釋焦點。三大比喻中以「洞穴比喻」最廣為人知,而文譯填同學的論文則集中詮釋其餘兩個比喻──太陽比喻與線條比喻──的喻意。
  譯填同學的詮釋條理分明、清晰可讀、剪裁得宜,對柏拉圖的兩個比喻,有基本準確的掌握,在總結兩個比喻隱含哲學義理 (參頁2)之處,歸結於:「以可見類比可知」、建設「善」在存在與知識上的『層次』或位階的地位,以及藉由比喻「間接論述善」,以彰明「善理相」的具體內容,突破先蘇哲學家先蘇哲學家「流於片面的斷言」式的思想,皆是相當利落的整理。
  在文章的後半部,譯填同學勇於提出三個個人的延伸解讀,探討符號在知識領域中的作用、善與真理的關係以及經驗科學中實體和意象的角色,既靈活使用了課程學講習過的其他柏拉圖對話錄,也將自己在其他領域的理解,整合於這篇經典解讀的文章之中,既涉及語言學,也涉及科學和倫理價值觀的反思,是很值得鼓勵的個人發揮。
  譯填的雖然並非哲學專業背景,但通篇的詮釋已處處泛現一些不錯的洞察,而文章結語甚至將其分析後的心得表達得相當精妙:「離開洞穴不只有一條路,線條比喻不只有一條線,太陽比喻的太陽也不只一顆。符號是人們認識真理的唯一途徑,可是符號卻是由人類建構而成,符號之於人類也有分歧的解讀。真理本身存在善的不同定義,甚或是牴觸善的呈現,而善自身也是現實情境與理念價值間的妥協。科學是為觀察與驗證真理而生,但實體與意象之間的關係,比起垂直支配,更像是水平輔助,於理論論述與經驗知識間互補,重塑人類對真理的認識。」
  綜上所述,我認為譯填同學這篇經典詮釋文章寫作用心,表現遠高於一般通識思想文本分析的水平,很值得推薦為優秀的通識作品。

如無法閱讀,請直接開啟連結pdf檔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