莊榮輝理事長致辭:

  賀陳校長、副市長,各位通識界賢達,以及各位嘉賓大家好!

  真的非常感謝清華大學,這兩天在學校看了一下,真的非常感動。我在2016年接了通識學會理事長,整個台灣的通識教育情況,是很艱困的時候。接下任務深入去了解的時候,才嚇了一跳。我記得第一年是震撼、第二年是沈澱、第三年是奮發,然後就想:「怎麼辦?」當我面對困難,就會想辦法解決。這幾年,通識學會的確有一些比較不同的做法,希望能夠在如剛剛校長所講的低迷時期,帶大家走出一條路來,不敢說是像摩西一樣帶領族人走出埃及。

  我們漸漸領悟,與其等教育部怎麼幫我們安排,倒不如自己去做。我們有通識學會的精進計畫,就是自己幫助自己。精進計畫不是要去考評、評鑑,而是去幫助學校。我們大概都經歷過評鑑,評鑑是把最好的東西呈現給評鑑委員看,同時把不好的東西藏起來,然後評鑑委員都想辦法去挖出不好的一面,這樣爾虞我詐沒有太大效果,學會真的想去瞭解並幫各校。去年開始施行,我覺得效果非常不錯,所以在這邊也做個廣告,假如貴校需要通識學會的協助,請來申請精進計畫。我們的委員真的都很專精,而且知道怎麼去幫助別人。

  另外,還有通識學會的榮譽獎章,覺得我們應該頒給自己一個獎章,因為通識老師都是佛心來著,在那邊默默努力耕耘各種通識教育。等一下我有個見證,四十年前的見證。因此我們設立通識教育的終身成就獎、典範教師獎、典範學校獎,這是希望大家也給自己一點鼓勵。不過先說一下,這些獎並沒有獎金。

  我覺得要把通識教育拉拔上來有兩個面向,第一個是push,第二個是pull。如何幫自己拉拔pull,如何拉拔我們的高教,每個學校一個一個做,把它們push上去。我要特別感謝教育部,在今年也啟動一個大計畫,是由我主持,就是全國教學資源平台TTRC計畫,剛剛講的精進計畫、榮譽獎章等都在裡面。還有一個本來是在臺大校內主辦的教學研討會,叫做「椰林講堂」,也將開放成為全國性的教學研討會,有關通識教育的很多教學、教法、內容等全部收在裡面,明年在一月十三日開動,都把它放進TTRC,使我們在經費上沒有後顧之憂。

  以上是我的前半部,請再容我講一下後半部,後半部是臨時想起來的。剛剛聽了音樂表演之後,把我帶回四十年前,我在清大唸碩士班的時候,喚回我的前世今生。我剛剛的感受其實蠻大的,我念碩士班時其實沒有通識課,清大找了當時省交(省立交響樂團)的指揮張己任先生,每週晚上來清大上課。有一天我不小心走進那個教室之後,就讓我一輩子喜歡古典音樂。我後來想一想,若這不是通識教育,那這是什麼?我也參加過梅竹賽,剛剛向校長說我是參加足球比賽,校長說不太相信。那一年我們輸了,但是沒有關係,那種興奮感永遠持續著。然後校長也問我,昨天晚上有沒有住在學校?我說真的很想去住一下平齋,在清華住校的兩年,是我一生求學生活最愉快的兩年,帶給我很多回憶。我想今天我會有這個機緣當通識學會理事長,很可能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培養的。

  從昨天開始,其實已經察覺很久了,發現清大在教學方面怎麼變得不太一樣?我想我大概有點資格講這個,因為我看過許多學校。今天我終於知道了,原來合校好處還不少。所以,我現在轉到臺科大服務,我們會努力去做。

  許多事情讓我親身見證通識教育對一個學生的影響,我相信我有資格講,因為那件四十年前的事,不小心走到那間教室,聽到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,整個人就釘在那裡走不掉,我一生都記得張己任老師。所以,各位老師現在所努力的結果,可能不是明天、後天、明年、後年會看到,有可能是四十年以後,有個學生站在講台上,說他四十年前所受到影響。說真的,假如沒有認識古典音樂的話,我的生命將是很大的損失。我其實不是音樂系的,我是清大分子生物所。

  總之,不管現時通識教育的環境有多差,這幾年來擔任理事長所得到的八個字心得就是:「風雨如晦,雞鳴不已」,我們還是得繼續努力通識教育。最後,請大家放心,四十年後會有人感謝各位的。謝謝大家。

Close Menu